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台湾民主二十年仍然未成年

2019-03-05 04:42:35

台湾民主二十年,仍然未成年?

台海1月4日讯 二十年前蒋经国解除戒严,开放党禁、报禁,强人去世后,正式开启了台湾民主之路。台湾民主化之后,社会多元的力量被激发出来,政治上也和平完成了政党轮替,整个台湾社会信心蓬勃,开放与自由成为社会的主流价值,国际间也刮目相看。岂料,我们自已和外国人都好像太乐观了些,台湾政治走到今天这个样子,扁政府与人民、执政与在野都要负。部分人开始怀念起威权政治的日子,藉古讽今;部分人则转向虚无,麻痹自已。很多人不禁要问:当年流血流汗争取来的民主政治就真的只能是这样吗?台湾的民主难道没有令人期待的前景?

一期台湾《新》杂志台报告文章说,颠颠簸簸走了二十年,我们回归原点,重新检视当年争取自由民主的理念,因此邀请了从威权年代起就拎着脑袋为台湾民主奋斗的学界耆宿,进行台湾民主政治发展二十年后的总检讨,希望透过这样的返璞归真的讨论,提供这个扰攘的台湾民主一些可供参考的方向。

继“一阶段、二阶段”争议熄火之后,国民党更进一步,提出了“拒领公投票”。虽然执政党继续耍嘴皮,冷言冷语地讽刺,但罢黜无谓争议的理性做法却得到社会极多的掌声与肯定。因为既无“一阶、二阶”之争,未来的“入联、返联”之争似乎也可望偃旗息鼓,所剩下的就只有蓝营着眼的国计民生议题,或是绿营想炒作的“国族”认同议题。或许有人认为,没有这个争议,有心人士还是照样会抬出其他可争议的事项,继继续找对手斗嘴。但是,如果这些人想藉着把政治搞滥,让中间选民因对政治失望而远离投票所,必然会遭到爱惜台湾民主的选民用选票唾弃他们。

文章认为,统独问题当然可以讨论,但是不能操弄,否则终将伤害到操弄者自身,同时亦非台湾之福。这个攸关台湾安全与尊严的议题,牵涉到区域稳定和强权竞争的国际现实;以台湾在国际政治上的实力来看,短期内恐怕还不是台湾人民就可以单独决定得了的。 “立委”的投票日期愈来愈近,各选区的厮杀混战进入白热化。不论是“立委”选举或是“总统”大选,蓝绿双方都认为决战点在中台湾,因此中台湾的选情格外受到瞩目。这次“立委”的选举结果当然可以做为“总统”大选指标,详细检视中台湾的选情,对关心“总统”大选的民众非常具有参考意义。

文章说,巴基斯坦的政情因班娜姬.布托的遇刺已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,或许有些人会担心那天台湾也会走上这条路。台湾曾创造经济奇迹,也和平脱离威权体制,我们相信台湾民主之路就算颠簸,终将回归光明坦途。下一个二十年的台湾民主成就,就等着我们共同来创造。(千寻虹)

危房鉴定
广告灯箱
网络捕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