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河南安徽丙肝感染者升至180人

2019-03-07 16:19:38

河南安徽丙肝感染者升至180亾

的插孔。

一名曾去该诊所看病的涡阳村民说,这种摆设和她带孩子看病时的情景截然不同,以前"乱得很"。

涡阳县卫生局一负责人称,这个房子几天前刚粉刷了墙皮,摆设也发生了变化,包括屋子内外的规章、宣传牌都是新挂 上去的。

工作人员全是吴家亲戚

按照多名自称就医者的说法,诊所的法人代表虽是吴文义的儿子吴少华,但吴少华并不在诊所接诊。看病的医生只有吴 文义一人,工作人员还有吴的儿媳、孙子、孙媳、外甥。儿媳主要负责扎针。

一名被查出丙肝阳性的男子说,他曾见到打针的塑料管成了黄色,"一个接一个,顾不上换针"。除此他还看到卫生室的 医生给别人抽血化验时,取血的针也没有换过。

涡阳县卫生局的人说,村卫生室不允许开设验血项目的。

涡阳县一女性村民曾带4岁的儿子去往吴文义的诊所治疗。她在配药室看见吴家的人,从空的输液瓶子上,拔下输液器, 随后就插到另一个满着的输液瓶上。她曾问吴文义为什么不用新的,对方并不应答。

■ 对话

吴文义:"搬家时行医执照弄丢了"

新京报:永城市卫生局领导在报道里说,你没有行医执照,是非法行医?

吴文义:怎么可能,有(行医执照),搬家的时候弄丢了。

新京报:几个在你的诊所里给孩子就医的村民说,诊所里经常把一次性的针头用在很多人的身上,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他 们交叉感染?

吴文义:从来没有,这里都是一人一个针管。一个针管才值几分钱。他们当时为什么不说。涡阳县的人说我有问题,他 们那里经常有走街串巷的人,治病时在人手上割一个口子,取一点脂肪,那一个容易感染。他们来看病时,都是在别的地方 (诊所、医院)看不好才来这里的,谁知道在那里感染的。

新京报:你是怎么知道有人感染丙肝这个事的?

吴文义:是有亲戚朋友在上看到报道才知道的,没人跟我说。

新京报:很多村民说你有治疗的秘方,自己配药捣成粉末。

吴文义:没有秘方,都是正规药。

■ 调查

赤脚医生数十年变成"神医"

吴文义早年赴卫校进修学习后开办诊所,善治小儿腹泻、感冒,当地人称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来此看病

赤脚医生行医40年

从医40余年的吴文义,在他62岁时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吴文义是土生土长的苗浅村人。1500多人的沈楼村中,自然村"苗浅村"就有400余人,吴姓在村里算不上大姓。

1968年,在生产队时,吴文义被村里选中,前往乡里的卫校进修。

同村村民杨清海记得,当时的授课老师是乡里着名的两名医生。一年后,吴文义进入马桥镇卫生院学习,之后回家, 在村东北角的几间房子里做赤脚医生。

杨清海说,吴文义刚当医生时,吴的父亲就训导他,不论是晚上几点,只要有人看病,就必须认真对待。

近10年变"神医"

1999年,吴文义的诊所搬进了现在的楼房。

苗浅村村民记得,也是在搬进新址后,吴文义和他的诊所"火了",每天来此看病的人排起长队,百余患者并不新鲜。看 病的价钱从三五元涨到七八元,后来是一二十元。昨日,吴文义称,每天前来就诊的不过二三十人。

无论是在安徽涡阳,还是在河南永城,吴文义被很多人奉为"神医"。一针静脉推射,加上几包包在草纸里的药末,就能 治愈病症,尤善治疗小儿腹泻、感冒。

关于用药的问题,很多人传闻,吴连配药时都要紧闭房门,禁止任何人进入。

"我们村90%以上的孩子都在那看过病"。在涡阳县早发现疫情的老天村,一名村民这样描述。

多名涡阳、永城的村民称,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有来此看病的经历。连百里之外淮北市的人都来吴文义的诊所里,经常聚 集百余人求医,有时需要排队一上午才能看上病。

河南省卫生厅一负责人称,该诊所原本登记法人代表即是吴文义,近期才变更为他的儿子吴少华。

附近卫生室少人就医

"神医"的名声引来附近村民。相比之下,附近村的诊所显得冷清。

洪庄村离沈楼村仅2公里,该村的卫生室,很少有人去就医。

这家诊所的负责人说,村里人都赶着去沈楼村求医,他的坐诊盈利寥寥无几。无奈之下,他已将诊疗重心调整为卖药。

受影响的不仅是这家村卫生室,涡阳县丹城镇卫生院儿科也大受神医的影响。该医院负责儿科的主任相华称,十年前的 数字是每天二三十个病人。近几年来,卫生院每天收治的腹泻、感冒等患儿不过两三个。如果不是新农村合作医疗,这个数 字可能更小。

病患多是留守儿童

涡阳县卫生局副局长李健分析,人们之所以到吴文义的诊所就医,一个原因是吴文义的名气。在很多村民看来,治疗效 果"好得很"。

同时,在这些前往就诊的儿童中,相当一部分是留守儿童。在爷爷奶奶照看时,孩子出现了病症。孩子哭闹不止,这使得认知水平相对较低的老人,只想着赶紧治好孩子的病,去那里不重要。

一代女皇减肥
东光阀门
清污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